信仰的力量 | 陈堃銶:告别铅与火,迎来电与光

爲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100周年,北京大學離退休工作部與融媒體中心聯合制作的《信仰的力量——北京大學老同志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一百周年系列專題片》于3月8日在北京大學電視台“博雅銀齡”專欄開播,每周一集,並在各主要視頻平台同步上線。

該系列曆時3年,采訪拍攝了100位老同志。通過老同志講述個人成長故事、介紹爲人治學經驗、分享人生感悟心得,記錄了北大老同志在黨的領導下不懈奮鬥的曆程,展現了他們對黨和國家的深厚感情,和愛國愛校、敬業奉獻的精神品質。

《信仰的力量》第2集 ——陳堃銶:告別鉛與火,迎來電與光

2018年12月18日,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,會上表彰了100位“改革先鋒”。

北京大學王選院士也榮獲這一稱號。在王選背後,還有一位與他相濡以沫又通力協作的“搭檔”,她就是王選先生的夫人——陳堃銶。

陳堃銶,1936年6月生于上海,1953年考入北大數學力學系,成爲我國第一批計算機研究者。

“到了1956年,三年級的時候,我們那時候分專門化,正好國家向科學進軍,制定了十二年科學規劃,非常的吸引人。”

“特別是我們那時候的徐獻瑜老師,他剛剛從蘇聯考察回來,就給我們將蘇聯計算機是怎麽怎麽回事,應用怎麽廣泛,講得特別吸引人,我就特別向往。”

在火熱的年代,陳堃銶懷著一片愛國之情,報國之志,投身到計算機事業草創之中。1958年,數力系決定研制每秒1萬次的計算機,取名“紅旗機”。陳堃銶也參與其中。大家幹勁十足,在簡陋的條件裏艱苦奮戰。

“王選就說,那幾年的跌打滾爬,對硬件、對計算機的結構、電路很熟悉了,確實培養了一批人,盡管機器沒有用,但我覺得這是北大(對計算機事業)的貢獻。”

70年代,陳堃銶開始漢字激光照排技術的研究。最早是從一個代號爲“748工程”的項目開始。

“國家有個748工程,就是漢字信息處理工程,這裏面有三個子項目,一個就是精密照排。”

陳堃銶與王選被漢字精密照排的巨大實用價值和技術挑戰所吸引,加入了這一項目。陳堃銶負責了所有的軟件開發,王選從事硬件研究,二人相互合作,互相扶持。

“當時這個難度很大,因爲信息量非常大,因爲外文字母加上符號100個不到,我們(漢字)好幾千呢,這個難度非常大。所以第一步,是解決存儲量的問題,我跟他(王選)一塊研究,我就在計算機上不斷地試。”

1979年7月27日,曆盡千辛萬苦,第一份樣報總算印了出來。

1980年9月15日上午,他們運用漢字激光照排技術排出了《伍豪之劍》。方毅副總理寫到:“這是可喜的成就,印刷術從火與鉛的時代過渡到計算機與激光的時代。”

此後,陳堃銶又先後主持了華光Ⅱ型、Ⅲ型、Ⅳ型激光照排系統,並得到了廣泛的社會應用。

“告別鉛與火,迎來光與電”,“漢字激光照排技術”掀起了我國印刷技術革命,成爲自主創新和用高新技術改造傳統行業的典範!

盡管王選一直認爲,如果沒有陳堃銶,便沒有漢字激光照排;但在系統研制成功並且廣泛應用之後,向來淡泊名利的陳堃銶選擇了退居幕後。她更多地將自己的精力投入到了對年輕人的培養中去。

讓年輕人出彩,成了她後半生新的信條。三行寄語凝聚著她的殷殷期盼:“青年是國家的未來,青年是國家的希望,望大家成爲國家的棟梁,爲祖國作出貢獻!”

視頻/文字來源:北京大學離退休工作部、融媒體中心

CLOSE

上一篇 沒有了